17轻松 > 神吐槽 > 80后电视台海归女硕士贪污600万公款,买贴纸钥匙扣、玩偶,快递成山都没拆!

80后电视台海归女硕士贪污600万公款,买贴纸钥匙扣、玩偶,快递成山都没拆!

,   神吐槽 ,  161 人围观,  ,  下载(0)

  如果不是穿着监服,很难把眼前的这位面容姣好、身材高挑的姑娘与“贪污犯罪嫌疑人”联系起来。张瑶,女,1981年3月出生,北京市西城区人,海归硕士,案发前系某电视节目交易中心业务员。

  2015年至2017年间,张瑶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伪造印章、合同、三方协议、付款变更说明等方式,分拆20余笔将电视剧购片费、保底费、分成费转至16家第三方公司,再要求以上公司将款项转到其个人名下,经调查部门认定,涉及金额595.56万元。

165927258863651275_302_1000.PNG

  2019年3月11日,在北京市海淀区监察委员会成立两周年前夕,这名80后姑娘张瑶被解除留置,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这是海淀区监察委员会成立后又一例对非党员干部采取留置措施并顺利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案件。

  就是前段时间刷爆网络的张瑶,直到案发被查,身边的人也想不通,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事。高学历海归、工作稳定、知识分子家庭……顶着这些闪闪发光的标签,竟因为疯狂的“购物欲”走上歧途。

165927258860653923_302_1000.PNG

  2008年,27岁的张瑶从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研究生毕业,成为某电视节目交易中心的一名员工。在2015年至2017年期间,她利用职务便利,通过伪造印章、合同等让第三方公司把款项转到个人名下,涉及金额595.56万元。

  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张瑶并没有用这些贪污款项去买房、买车、投资,也没有买多么名贵的奢侈品,而是大量网购一些小物件,如玩偶、钥匙扣、床头挂件,金额少则几元,多则几百元。

  张瑶从小家境优渥,但由于父母工作繁忙,在精神层面给予她的关怀较少,使她养成了任性妄为、敏感内向、抗压能力差、花钱大手大脚的性格。

165927258862363733_302_1000.PNG

  因为买的太多,网购物品在家里堆积成山,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很多东西甚至没拆开包装。花近600万网购一堆无用商品,还把自己送进监狱,张瑶的“操作”着实让人看不懂。为什么她会如此不顾一切、“丧心病狂”地网购?

  时间回溯到2008年,27岁的张瑶成功获得英国普利茅斯大学的硕士学位,结束了长达四年的海外留学生活,返回北京,成为某电视节目交易中心的一名员工。

165927258869026559_302_1000.PNG

  该中心既承担中央电视台版权节目的海外发行任务,也投资购买和代理大量电视剧、纪录片、动画片在海外的独家发行权。

  入职后,张瑶被分派到辅助销售支持组,主要负责与各影视公司制片方洽谈版权采购、版权收入分成相关事宜。半年后,张瑶顺利转正,一干就是十年,这份工作也是截至案发前她唯一做过的工作。

  工作稳定,衣食无虞,别人眼中张瑶轻松取得的令人羡慕的生活,并不能代表她最真实的内心体验。面对部门中众多拥有老资历、老资格的同事,张瑶这位海归硕士并没有刷出太多“存在感”,自小性格温顺又初入职场的张瑶渐渐成了部门里的“便利贴女孩”。

165927258860703468_302_1000.PNG

  “我不缺钱,我也不爱钱,可我不明白凭什么这些工作都要我一个人来完成。一次两次也就算了,这么多年来都是这样,从来没有改变过,就连我生病住院期间都要带病处理业务上的事情,医生让我休养一个月、单位却只让我休养了半个月……”

  终日被部门里的杂事、琐事缠得焦头烂额,表面不动声色的张瑶心里渐渐发生了变化。

  2015年,入职七年的张瑶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却依然没有走出工作中的“困局”。那年年初,一位有过合作的制片商来找张瑶询问分成款事宜,想到日后可能还会合作,张瑶就找财务人员帮着问了问。

165927258861442373_302_1000.PNG

  这家制片方的电视剧分别卖了两家公司供应权,二者均有收入,但制片方做收款准备时只开了一家供应权的发票,他们不知道还有另外一笔供应权的款项。

  张瑶询问财务人员:“咱们要不要把另一笔钱也一并打给制片方呀?”财务人员反问:“制片方来找你要钱了吗?”张瑶说:“没有。”财务人员说:“那就不用打给他们,咱们账上有钱不是比没钱好吗,等他们想起来了再说。”

  “大笔大笔的资金趴在公司账上,如果制片商来要,公司就会支付;如果制片商不来要,这些钱就成了‘无主的肥肉’。”时至今日,张瑶还能清晰地回忆起当时的情形。

165927258880266948_302_1000.PNG

  张瑶没想到,自己随口一问竟问出了“大学问”,在眼前巨大诱惑的驱使下,一场移花接木的大戏渐渐酝酿生成,张瑶就这样一步一步将“黑手”伸向了公款,以此来发泄心中积压多年的不满。

  大手大脚花钱的习惯就在此时演变成了不受控制的“购物癖”,“便利贴女孩”的“黑化”过程也在这个阶段悄然完成。最终,第三方公司扣除约6%的费用后将595.56万元赃款转至张瑶个人的银行账户。

  这近600万赃款去向如何呢?它们既没有变成房、车等固定资产,也没有变成包、酒等奢侈品,更没有投资理财让钱生钱,而是通过张瑶的淘宝账户变成了众多网购来的小物件儿:玩偶、钥匙扣、床头挂件儿……少则几元,多则几百元。

165927258862430889_302_1000.PNG

  张瑶的网上账户已经达到五颗金黄色皇冠的买家等级,点开她的购物清单,甚至会产生一种逛“两元店”的错觉——杂乱无序,都是一些便宜又不实用的东西。

  因为买的多,张瑶的网购物品先是堆满了公司里装母带的小仓库,而后又填满了爷爷家的一个大房间;因为不实用,张瑶买的许多东西都没有拆包装,有的收到货后甚至从未打开过。

  用近600万的公款换来一堆无用的网购商品,继而再换来牢狱之灾,张瑶的行事逻辑让很多旁观者看不明白,但她自己却痛得真切。遭遇职场冷暴力的她固然值得同情,但这些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不公、不快、不悦绝不应该成为贪污公款、违法犯罪的借口。

165927258871709446_302_1000.PNG

  “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将我的苦恼与家人分享,也会尽早去看心理医生,决不会像现在这样钻牛角尖儿,选择以极端的手段解决问题最后只会让自己走上歧途。”张瑶追悔莫及。

  从张瑶堕落的轨迹来看,她并非一开始就有无视党纪国法、贪污公款的思想,周遭环境的变化使她渐渐滋生出了侥幸心理,而制度上的漏洞、监管上的缺位和重重审核中的流于形式,也使张瑶错失了被组织挽救的机会,原本娇艳的鲜花要在数载铁窗生涯中慢慢凋零。

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