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神吐槽 > 神吐槽:农民工开胸验肺曝光后,当地政府集体上演“变脸”,原来收了不止40万

神吐槽:农民工开胸验肺曝光后,当地政府集体上演“变脸”,原来收了不止40万

,   神吐槽 ,  208 人围观,  ,  下载(0)

  据《东方今报》、新华社等媒体2009年7月的报道,时年28岁的张海超是新密市刘寨镇老寨村村民,从事破碎、开压力机等工种工作3年多,他感觉身体不适,被多家医院诊断为尘肺,但企业拒绝为其提供相关资料。

  向上级主管部门多次投诉后,张海超取得了去做正式鉴定的机会,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做出了“肺结核”的诊断。多方求助无门后,他不顾医生劝阻,坚持“开胸验肺”以求真相。

161767975130701596_302_1000.JPEG

  “开胸验肺” 张海超

  农民工开胸验肺曝光后,当地政府集体上演“变脸”

  2009年7月媒体曝光张海超“开胸验肺”之后,当地政府先是沉寂了一天。随后,地方官员络绎不绝地赶往张家,慰问表态。市委书记王铁良带着摄影记者进入张家后,第一句话就是,“海超,哥来晚了!”然后抱起张海超的女儿,左脸蛋亲过亲右脸。然而根据起诉书,“开胸验肺”事件中,王铁良的公开表现与背后行为截然不同。

  另据官方消息,2013年6月28日,经过近10小时的手术,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和他的团队为张海超成功移植了双肺。

161767975091029404_302_1000.JPEG

收受百万以上豪车三辆,多与房地产有关

王铁良,男,汉族,1960年5月出生,河南巩义人,本科学历;曾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2004年2月任正县级)、区长、新密市委书记等职,2014年3月至2018年9月任郑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2020年4月通报被查,后因涉嫌受贿罪被刑拘并逮捕。

161767975108293481_302_1000.JPEG

2020年11月,商丘市人民检察院就该案提起公诉。澎湃新闻梳理起诉书发现,王铁良被指控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约4139万元。其受贿行为集中在郑州市金水区和新密市任职期间,多涉及房地产开发事宜,其中不乏索贿情形。

检方依法审查查明:2002年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区长、新密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投资集团房地产开发项目地面清理及拆迁、新密市某地产项目建设、购买新密市某玉石矿等提供帮助。王铁良先后18次在其办公室、家中、饭店等地收受或通过妻子单某某收受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李某某给予的人民币共计1087万元、美元120万元。2004年至2007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委副书记、区长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公司郑东新区安置房拆迁建设、拨付工程款,河南某置业集团开发城中村改造项目等提供帮助。2004年至2019年6月,王铁良多次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杨某某给予的人民币80万元、价值约114万元奥迪轿车一辆、美元2万元,以借为名索要人民币200万元。

2008年,王铁良利用担任郑州市金水区区长的职务便利,向金水区政府下属某国有公司总经理张某甲索要价值约113万元丰田越野车一辆,索要人民币130万元。2010年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河南某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开发项目变更规划、以土地置换拆迁安置资金等方面提供帮助。2013年底,王铁良收受该公司负责人郭某某给予的价值208.68万元路虎揽胜车一辆;2015年11月,王铁良通过其妻子单某某收受郭某某给予的人民币150万元。2011至2013年,王铁良利用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中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新密市开发的东城半岛房地产项目建设提供帮助。2012年初,王铁良通过郑州市紫荆山百货大楼原总经理张某乙收受郑州中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韦某某给予的人民币200万元。

起诉书披露,2009年,王铁良利用其担任新密市委书记职务上的便利,为郑州某公司在“张海超开胸验肺”事件被媒体曝光后避免停产整顿提供帮助。2009年7月、2010年春节前,王铁良在其父亲家中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董事长侯某某给予的现金人民币共计40万元。

公诉机关商丘市人民检察院认为,被告人王铁良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索取、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王铁良的索贿行为,应从重处罚。

  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

161767975090345355_302_1000.JPEG

  一位农民工以如此极端的方式与命运抗争,与其说是个人的无奈,不如说是社会的悲哀。“开胸验肺”看似荒唐,却充分暴露了我国职业病防治体制之弊。在“开胸验肺”事件中,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表现却是冷若冰霜。由于证明材料不全,张海涛始终被拒之门外。在有关政府部门的协调下,才获得职业病鉴定资格。其实,根据卫生部的规定,在企业拒绝提供相关材料的情况下,职工在打工企业的胸牌、出入证、工资条、工友证明等,都可以作为职业史证明。而这个至关重要的“维权利器”,不知为何竟然被束之高阁,任凭农民工“手无存铁”地战斗。同时,当农民工无法靠自身力量和企业抗争时,政府部门居然无人出面交涉,而是袖手旁观。

  更不可思议的是,郑州市职业病防治所的鉴定结论是“无尘肺0+期(医学观察)合并肺结核”。这个貌似客观而专业术语,令人如堕云雾。从字面上看,似是而非,若有若无,如同天书。该所负责人的解释是,该诊断并没有排除尘肺,属于医学观察期。医学观察时间为每年一次,连续观察5年。试想,一个尘肺症状如此明显的患者,是否可能熬过5年观察期?即便5年后确诊为尘肺,命若游丝,维权还有多大意义?从人性的角度出发,不管这样的诊断多么符合“科学标准”,都是冷酷而绝情的,因而也是荒唐的。

我国是全球职业病高发国家。近年来,尘肺病、职业中毒等职业病发病率居高不下,群发性职业病事件时有发生,职业病防治工作基础薄弱。随着城镇化、工业化发展进程,新的职业危害风险以及职业病不断出现,职业病防治面临巨大挑战。最近出台的《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2009-2015年)》提出,要将职业病防治列入政府绩效考核体系。但是,政策能否落实到位,还需要各级政府用行动来回答。

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