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新闻哥 > 停下“捉羊”歧视:离开方舱的人回家都难了

停下“捉羊”歧视:离开方舱的人回家都难了

,   新闻哥 ,  147 人围观,  ,  下载(0)

哥写文章有几个底线,要规避脏话屎尿屁,不对疾病患者使用戏谑代称,以及杜绝使用非人化的蔑称……

所谓非人化的蔑称,这几天你一定听说过了。

先是把新冠阳性患者称为小阳人,即便这位患者可能是位老人,小阳人三个字已经让他做人矮一截。

随后阳变成了羊,出现了公羊、母羊、老羊、小羊、两脚羊,做不成一个人。

患者配合防疫措施服从管理集中隔离的举动,成了被牵走。

“昨天对门楼一只母羊两只小羊,今天早上才牵走了”

“那两个老羊关起来了?”

“捉羊了,大家小心。”

不知道的还以为在内蒙大牧场。

再这么丑化下去,非得把患者开除人类族群不可。

今天哥看了一篇健康时报的的文章《把新冠感染者称作“羊”,是歧视的次生伤害》,就在想,对确诊病例的歧视丑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毒王”开始的吧。

无论是国内不知自己被感染而返乡的人,还是疫情期间回国的留学生、跨境商人……一顶“千里投毒”的帽子扣过去,充满了跳脚的恶意。

疫情是面镜子,可分人的智愚善恶。

如何看智愚?

将科学防疫必须面对的人员流动可能导致的疫情传播问题,简简单单归结为感染者的主观恶意,似乎这么想,病毒就成了手拿把掐可以轻松控制的事情。

如何看善恶?

将他人当做羊,防疫愣是防出了优越感,甚至有了幸存者的小确幸。

一旦身边出现了阳性,只要不是自家人,立即做精神切割,必须表现出多看一眼都嫌晦气的决绝,态度越坚决,言语越蔑视,似乎就觉得病毒距离自己越远。

这样还不够,不仅要精神切割,还要努力寻找阳性患者身上的异类点,从工作身份、生活作风到饮食习惯,但凡他有与常人不一样的地方,统统归结成为他的“不足”,成为活该的证据,以此反照自己所谓的长处,于是收获了安全感。

只要自己不那么做,疫情就不会落到自己身上。

或许有同学觉着哥说话矫情,但这就是事实。

如果将医护人员说成大白,以《超能陆战队》的医生管家附体防疫工作者,代表亲切。

羊,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彻底不把疫情患者当人了。

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先冠个黑名,再将他们非人化,一黑再黑层层加码,最终狠下心来让他们流浪街头也在所不惜。

毕竟代价又不是自己。

并非哥危言耸听,我在自己的文章中提到过多次,网上检索也能轻易找到,多少阳性患者转阴后,合规离开方舱,回到自己合法的居住地,却被保安、物业甚至其他业主拦着不让进。

上海一男子出舱后小区不让进,在家门口马路上睡了14天。

这还是公开报道的,记者帮忙联系社区,皮球踢了一整圈,显然没用。

要是有用,他也不至于流落街头14天。

你看这奇怪的逻辑,在外面确诊转阳再转阴,依旧不干净。

只有小区原生原装纯新冠,转阴之后才能住。

还有一位大姐在租住小区外面嚎啕大哭,同样是从方舱出来,小区就是不让进,你能有什么办法?

一位大爷握着方舱医院开具的出院证明,愣是进不了儿子为他租赁的小区住处。

居委会给出的理由是没登记造册的人就是不能进。

再有几天前,一个12岁的小孩离开方舱,回妈妈的住处时,被一帮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堵在门外……

你们发现了没有?

走出方舱的康复者,面对的每个人都对他们有一票否决权。

从门卫到物业,从业主到居委会,无论是谁,只要站出来说“他被感染过,不能进”,就能阻拦一个人的回家路。

虽然那句话没有逻辑,不讲科学,但就能震慑所有人。

即便官方一次次强调,不得阻挠方舱出院者的回家路,还给出了科学的防控指导:“关于新冠病毒感染者符合标准出院后,不列入社区筛查对象,居家健康监测6天内,无需进行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或抗原检测,第7天开展1次核酸检测。”

But,显然发言人的影响力覆盖不到一线门卫,后者说了才算。

这样的后果又是什么呢?

所有人只能更害怕。

人的本性趋利避害,哥当然不会异想天开,以为所有人会突然讲文明讲礼貌讲科学,毕竟不现实。

哥只是讲道理,无论门卫、物业、业主、居委会怎么阻拦,要知道他们没有权力阻挠一个人回家。

而住进方舱的人,每一个都曾配合防疫,主动隔离,一如他们当初登上大巴前往方舱时的自觉。

所以,当他们离开方舱时,保证他们顺利回家,起码能走进被严防死守的那道大门,并不是过分的要求。

总不能让他们一个人面对阳性被污名后的所有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