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新闻哥 > 亲爱的,金晓宇;失爱的,刘学州

亲爱的,金晓宇;失爱的,刘学州

,   新闻哥 ,  384 人围观,  ,  下载(0)

这世间,有两种父母:一种叫金性勇,一种叫刘学州式父母。

撰文 | 佘宗明

「你们能不能写我儿子的故事?」金性勇在殡仪馆里给《杭州日报》记者打去了一通电话。

然后,人们知道了「天才翻译家」金晓宇的不幸与幸。

「我不会原谅他们。」刘学州在无依之地发出一句控诉。

然后,身如飘萍的他,孤自承受一种不幸连着另一种不幸——被二度抛弃。

金晓宇,躁狂抑郁症患者,却遇上了天底下最好的父母。

刘学州,成熟的17岁寻子少年,被父母卖掉后再抛弃,生若苦役,命如杂草。

▲金晓宇与刘学州的遭遇合起来,才是真实的人间道。

他们两个人,在热搜上同框,却有着判若天壤的命运走向。

金晓宇,活在「可怜天下父母心」的亲情剧中。

刘学州,却只能活在悲剧里,被亲情黑洞吞噬。

01

这世间,有两种父母。

一种叫孙海洋、郭刚堂。为了寻子,一找就是十几二十年,找遍大半个中国,骑坏十几辆摩托。

也叫金性勇。他用一辈子绘了一幅写有「陪伴」二字的工笔画。

▲《杭州日报》刊发的《我们的天才儿子》版面截图。

另一种叫刘学州式的父母。他们的存在,似乎是为了证明物种多样性,为了展示「这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父母」。

他们是金性勇们的反面镜像。

02

昨天,那篇《我们的天才儿子》刷屏了很多人的朋友圈。

它通篇写着四个字:人生实苦。

「天才儿子」说的是金晓宇。跌跌撞撞的他,撞在了命运窄门上:

童年时,他被玩伴用玩具枪射中了一只眼睛,以至于失明;

高中时,原本成绩很好的他,突然厌学,情绪暴躁,摔冰箱、砸电视、想自杀,后被诊断为躁狂抑郁症;

休学一阵子后,他又突然想考大学了,父亲将其送进补习班,仅几个月,高考离一本线只差3分,可以进杭州大学,但没过多久,他被退档了,原因是,档案里记录了他高中时不守纪律、缺课。

七转八转,他进了民办本科院校树人大学,可只读了一年就犯病了……

命运总是颠沛流离,命运总是曲折离奇。

▲金性勇一家人的合影。图片来源:杭州日报。

但厄境也有裂痕,光会从里面照进来——金晓宇爱上了读书、自学了英语,还考了浙大自考,读了许多浙江图书馆的外文小说,十年翻译了22本书,且几无错误,备受好评,被编辑和亲友赞为天才。

可去年10月,金晓宇再次犯病出走。

叔本华说:「这个世界中,唯有痛苦才是唯一真实的东西,而幸福不过是痛苦暂时的缺位,不过是欲望与无聊较为迅速的交替。」

我们拿来顾影自怜时,是矫情。

可用在金晓宇和许多躁狂抑郁症身上,是实情。

03

金晓宇的幸,在于他遇上了金性勇夫妇。

他们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一个读上海化工学院,一个读南京大学化学系。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会被卷进时代泥泞,但后来普遍过得滋润。

但金性勇夫妇过得很苦。

他们的苦,让人想起阿加莎·阿里斯蒂在《怪屋》里写的那句话——

「只有你所爱的那些人,才能真正让你感到生命的难以忍受。」

有人用这句话,来形容奉俊昊执导的韩国电影《母亲》里的那位母亲。

她为了替弱智的儿子洗脱杀人罪名,证明他的清白,极尽自己所能。

可后来她逼近真相,发现儿子是真的杀人者,于是,她选择杀掉了作为目击者的拾荒老人,顶替儿子偿罪的,是另一位没有母亲的弱智青年。

她也无法自我救赎,只能靠针灸逼着自己淡忘。

金性勇夫妇没有被拽到人性的烤架上,却也展示了为人父母者至韧和倔强的那一面。

▲金性勇与小儿子金晓宇的合影。图片来源:杭州日报。

他们为了儿子他流尽大半辈子的眼泪,也为了他倾尽所有。

人世的深情,被「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之类的伪小清新话语毁了很多次。

但金性勇夫妇为「陪伴」两个字重新赋义。金性勇为了儿子学习心理学,发掘他的所长所好;为了儿子去了很多次浙江图书馆,翻遍了他翻译的书。

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可你会不争气地为他落泪。

04

刘学州有金晓宇没有的幸运,那就是手脚健全,精神正常。

可金晓宇有的幸运,刘学州没有——那就是父疼母爱。

17岁的河北邢台男孩,曾被卖过。但发生在他身上的故事,跟之前「寻子24年」的剧情走向截然相反。

刘学州3个月大时,亲生父母在山西大同一饭店,以3万元的价格把他给卖掉了。

▲刘学州质问亲生父母。

他后来得知,生父拿出其中的3000块钱,给了亲妈当彩礼(两个人是未婚先孕)。

4岁时,刘学州的养父母死去了,房子也被炸掉了。

他无家可归,最后是养父母那边的姥姥姥爷养着他,爷爷奶奶承担一部分养育费用。

到后来,他听闲言碎语,得知自己是被买来的,2019年,他问家里老人,得到肯定答案。

2021年12月初,他被孙卓事件触动,发布视频寻亲。

12月14日,山西临汾警方帮他找到了父母。刘学州很开心,在网上,他表示找到了亲生父母,还配了个笑到露牙的表情。

新年元旦过后,他还发文称,体会到了一次幸福小朋友的感觉,配了两张和母亲的合影照片,照片中,他露出微笑。

那时的他,或许不会想到,随后的情节是,他被二度抛弃。

他的生父结了4次婚,母亲结了3次。在他提出想有个房子住(哪怕租房也行)的请求后,生父称他是白眼狼,嫌他破坏自己家庭,生母直接把他拉黑,还怪原来的买家条件差,说「谁让他们抱养的」。

就这样,他成了被甩掉的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