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新闻哥 > 西南的同学,你们高考科目有下蛊吗?

西南的同学,你们高考科目有下蛊吗?

,   新闻哥 ,  198 人围观,  ,  下载(0)

昨天刚开播的《云南虫谷》,大伙儿都看了吗?

哥一口气刷完5集,一个词形容,刺激。

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惧怕蛇虫鼠蚁的彪形大汉而言。

正想上网看点猫猫狗狗寻求安慰,结果发现网友们的关注点早就偏出了银河系。

如果是真的,我希望中个“桃花蛊”“暴富蛊”“摇号必中蛊”。

如果是假的,那请问哪里有真的?

啊这……好像澄清了,又好像实锤了。

哥仿佛听见一位道长谆谆教导:“哪有什么轻功御剑,年轻人要相信科学!”

说完一个梯云纵就下了山。

不开玩笑了,关于“下蛊”的真实性,哥想通过一部古早的纪录片来解答。

央视11年前拍的,叫《有关湘西蛊毒的一次实地调查》。

节目组采访了湘西当地一位村民,麻寿星。

2009年夏天,他刚出生3个月的孙子突发疾病,上吐下泻、眼角流血,医生都说无法医治。

先后在县、镇医院接受治疗,上了抗生素和葡萄糖维生素。

看用药也不是什么大病,可一万八千多元打了水漂。

直到他找来当地“巫师”诊断,判定孩子中了苗族的蛊,需要“隔蛊”。

于是,“巫师”让在家门口支起一张香案,摆上酒肉和各种供品。

自己再对着一颗煮熟的鸡蛋念咒语。

接着用筷子敲打鸡蛋,边念咒边剥壳。

最后香烛火烤鸡蛋白,在孩子床前放一碗盖着布的水。

一通操作云里雾里,旁人都摸不着头脑。

纪录片旁白非常实诚,直说:

“如果鸡蛋是隔蛊治病的关键,我们也很想知道巫师的研究方法和研究结果,但除了这套神秘的仪式外,我们对隔蛊治病的技术构成还不得而知。”

后来孩子好了,不知道是不是隔蛊的功劳,可当地的民俗专家却表示,这些仪式都是瞎搞,至于为啥,我猜是因为大家坚信“鸡吃虫”。

节目组没搞明白原理,被采访的村民和“巫师”当中,也没有一个人能把“蛊术是啥”给说清楚,但他们对蛊术的分类有着明确的共识。

一种是好的,叫白蛊;一种是用来害人的,叫黑蛊或毒蛊。

中黑蛊的人会肚胀、胃痛、脸发黄、全身疲倦没有力气。

重点是,白蛊传男不传女,黑蛊传女不传男。

我们先说后者。

在当地,“下毒蛊”是妇女专利,是她们用来控制自己丈夫的特殊手段。

类似的乡村传说你肯定听过,为了防止丈夫变心,苗族女子会在离家外出的丈夫身上放蛊。

离别时妻子依依不舍,反复叮嘱丈夫在约定的期限内一定要回来,而丈夫起初不以为意,没想到越临近约定期限,自己身体越不舒服。

丈夫想起蛊毒一说,连忙动身往回赶,终于在约定的那天回到了家,喝完妻子递过来的一碗水后,丈夫立刻觉得身体恢复了正常。

这些“会下毒蛊”的女子被称为蛊婆、草鬼婆,一般有两个特征。

一,眼睛发红或者烂了;

二,长得漂亮,待人接物很热情。

而“会解毒蛊”的男子被称为巫师,其实也就是前面说的,传男不传女的白蛊继承人。

在一位“巫师”的叙述中,蛊婆是因为自己身上有蛊虫,发作期疼痛难忍,所以必须把蛊放给别人。

放给别人了,她自己就舒服了。

放蛊的对象从相机、汽车、牲畜,到人、树,什么都行,六亲不认。

据说放给一棵树,可以舒服三个月,放给一个人,可以舒服三年。

“放蛊”的方式很多,最简单的就是在你背后念咒,慢慢地,你就虚弱致死了。

知道她会放蛊,她送的东西可千万不能吃。

把东西拿回家放在灶上,烧开水煮上一个小时,你会看见一缸子蛇虫。

听着还挺吓人的吧?但接着就讲到蛊婆们传授蛊术的教程。

随便教个织布啥的,问对方“学会了吗?”得到肯定答复后,蛊就到对方身上了。

就……非常草率,瞬间不怕了。

真正可怕的,是所谓能找媳妇、调节夫妻感情的“情蛊”,也是白蛊传男不传女的一种。

据说当地的小伙子如果看中了哪家姑娘,不敢表白,就要借助“情蛊”的力量。

需要进行周密的调查,弄清楚姑娘的活动规律,然后在她经常出现的地方“伺机下手”。

在一个天蒙蒙亮的早上,找一根手臂长的棍子,让“巫师”把咒语念在上面,放到一个姑娘必经的十字路口。

等她从棍子上跨了过去,就跟上去拍三下她的肩膀,说:“阿妹你跟我回家去。”

只要她回头看一眼,小伙的媳妇就到手了。

宛如拍花子的过程,听得哥毛骨悚然。

上面这位叫麻金辉的老哥是当地一个“寨主”,也会下“情蛊”。

据他说,他的师父和师父的师父,就靠这一手绝活,讨了三个老婆。

他也不差,虽然一只眼睛看不见了,但依旧娶了两个老婆,其中一个还没领证。

都是在赶集的时候,拍了对方三下肩膀,就对他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走到哪里跟到哪里。

可惜“当事人”的说法处处有漏洞,经不起推敲。

女方说“下蛊”那天有毛毛雨,俩人还一起打伞;

麻金辉却说他记得很清楚,那天天气很好没下雨。

女方说被拍当天就傻乎乎地跟着走了,住在他家;

麻金辉却说当天没有一起回家,是隔了5天后的下一次集市才去的他家。

跟另一个老婆的初识现场回忆起来也满是bug。

最最重点的是,节目组当即找了一对男女来试验“情蛊”,发现并无效果。

于是转而怀疑“寨主”声称自己靠情蛊左拥右抱,是为了宣传寨子的旅游业。

整部纪录片看到最后,感觉也算一期《走近科学》。

初生婴儿突发疾病,被认为是中了蛊;老年妇女得了慢性病,被认为是中了蛊;娶不到老婆也可以用“情蛊”解决……

但是,放“毒蛊”的人谁也没见过,“情蛊”的效果也约等于零。

片中的村民们表示,对于蛊毒,他们并不是很了解,只是一直有这么一个传说,他们也无法确认蛊是否真的存在。

当地的几位苗族文化研究员都说,并不相信蛊毒的存在。

很可能只是因为落后的医疗水平,让以前的人把一些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变成了“蛊毒”。

把生病,说成是“有蛊婆在害人”。

现在想想,所谓的“蛊毒”其实有点像血吸虫病,它的症状就是前面村民们说的那样。

高烧、肚胀、腹痛、极度消瘦。

而所谓的“隔蛊”,更多的是精神疗法。

因为在解蛊仪式之外,“巫师”也会让服药,真正起作用的应该是药物,而非真的驱除了蛊虫。

至于“蛊婆”,在哥眼中,更像是中国妇女千年来蒙受不白之冤的一个缩影。

否则很难解释,为什么只有女的会下黑蛊,却传女不传男?

为什么只有男的会解蛊毒,却传男不传女?

这不是一个死循环吗?

来呀 一起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