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凤凰知道 > [凤凰知道]董路直播打呼噜,球迷为什么还为他说话?

[凤凰知道]董路直播打呼噜,球迷为什么还为他说话?

,   凤凰知道 ,  3109 人围观,  ,  下载(0)

第642期

c221c5ddf0177ecc4b6a_size109_w600_h432.jpg

【导语】

北京时间11月4日凌晨,欧冠皇马对阵巴黎的比赛,下半场76分钟时,乐视体育解说员董路竟然在直播间里打起了呼噜,这一阵呼噜声把不少昏昏欲睡的球迷给“吓醒了”。

赛后,董路很快在自己的微博上道歉:“实话说,有点熬不住了,也许该休息了,不是不热爱,而是,老了……”不过,4日晚间,乐视体育还是对他做出了处罚决定:暂时停止董路在乐视体育的解说工作。

解说员在说球时睡着了,毫无疑问是解说事故。令人意外的是,董路的解说事故并未引来大量网友和球迷的指责,相反还有很多人支持董路。这与互联网相对包容的看球习惯有关,也与董路巧妙地“道歉”密不可分。更关键的是,足球解说员高负荷的工作状态,得到越来越多人的理解。

在外界眼里足球解说员是风光无二的职业,但其实是个乏味工种,在高速运转的体育赛事背后,中国足球解说员到底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5b4fd8de92056d70fd8d_size148_w740_h1110.jpg

●准备资料:一个好解说就是一本人体活字典

尽管一场足球比赛只有90分钟,但是在赛前,解说员花在准备资料上的时间往往有几个小时。

欧美一些体育频道对解说员的基本功有硬性规定。ESPN要求旗下的足球解说员不但要熟悉场上每位球员的名字和特点,当屏幕外出现特写镜头时,解说员也必须马上做出解释。

中国能做到欧美标准的解说员不多,最著名的就是有“英超活字典”之称的詹俊。詹俊似乎对英超任何球员都能如数家珍,镜头闪过一个球员的脸,无论他是否有名气,詹俊往往脱口而出,此人年龄多大、踢球多久、有何特点、在哪支俱乐部效力过……

ab0cf779bb03c9af70e5_size27_w512_h379.jpg

在一次英超比赛中,镜头摇到场外的阿森纳替补席,詹俊立马解说道:“坐在温格旁边的是奥克斯,他是阿森纳队的队衣管理员,同时也是阿森纳女队的主教练,而且兼任阿森纳队的大巴司机。”

在如数家珍的背后是赛前精心的准备。每场比赛,詹俊都要提前准备三个小时,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准备过程:“打开一张A4纸,先对折一下,折痕把纸张一分为二,再用不同颜色的笔,保持工整,密密麻麻,把能搜集的信息都写上去,保证一览无余。”

2001年,詹俊离开广东台去新加坡ESPN工作,出国时,他只带了一个箱子,塞满了解说资料和专业书,出关时,因为超重,还被广州海关罚了款。

8d51d5d7da1d4f688408_size30_w400_h306.jpg

●实时直播:很多时候只能靠感觉说球

一般来讲,足球解说员不能犯错,因为一旦犯错,会立马通过直播信号传到观众眼前,大名鼎鼎的“韩乔生语录”,就是由很多个直播错误积累而来的。可是足球场上瞬息万变,怎么样才能保证解说时少犯错呢?

4881e2bc1bd2e781e68e_size52_w550_h411.jpg

解说过二十多年足球的张路曾表示,自己在解说时,凭的是感觉:“不能强求每个人都是一双鹰眼,电视上屏幕这么小,尤其是前方解说员,他看到的很局限,不像在家看高清电视。踢过球的人,对球路的判断、是否犯规,会根据人移动的轨迹、速度、两人相撞时大概的情形,估计出来。其实我并不是眼睛看到的,而是感觉到的。”张路在退役前,曾是北京队的守门员。

张路还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绰号“张嘿嘿”,源于他在解说中标志性的“嘿嘿”声。张路前不久回应这个绰号时说,直播中会遇到不那么好接的话,又不能冷场,只能“嘿嘿”带过。

19dc566aec41718a09bb_size62_w440_h440.jpg

●常年熬夜:解说嘉宾陶伟曾在2012年猝死

准备资料和直播压力是世界上所有足球解说员都要面对的难题,而中国的足球解说员要比欧美更辛苦,因为绝大多数欧洲联赛和欧冠比赛都在北京时间深夜至凌晨开打,往往越精彩、越重要的比赛开赛越晚,熬夜对中国足球解说员来说就是家常便饭。

足球运动员刘越在退役后成为上海体育频道的解说嘉宾,他曾这样描述自己的解说生活:“譬如说转播欧冠,比赛在凌晨2点45分进行,那么晚上12点半,人家已经进入到睡梦的时候,我们就得赶到电视台,换衣服,进行相关的准备。比赛结束时4点45分,换好衣服后回到家里大概是6点左右,也就是有些上班族起床的时间了。这个时候开始睡的话,即便马上睡着了,也是浅睡状态,起来后往往头很痛。一般都要过了一天才能缓过来。”这样的工作强度,让刘越感叹:“比踢一场比赛还要累。”

央视解说员段暄曾写道:“说球的还有好多都是胖子,因为大屁股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夜里干活儿累了少不了宵夜,马无夜草不肥。熬夜伤身,说话伤气,说球儿的两样都占了。”曾经和段暄合作解说德甲的前足球运动员陶伟,2012年猝死在山东济南的一家酒店里,当时就有同行认为,这与陶伟常年熬夜、身体过度疲劳有一定关系。

7b23b34607c1fb5eeb7f_size7_w293_h220.jpg

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却不一定能带来多少现实的收益。2012年《新闻晨报》曾报道:北京台的足球评论员一场比赛的报酬是500元,央视相对高一点,大概每场1000元,而张路、徐扬这样的签约评论员,一年报酬在10万元左右。不过,体育记者杨旺认为:“伴随而来的是巨大的影响力和名气,有利于其参与足球相关的社会活动。”

c990c12732bf65402001_size497_w764_h537.jpg

为了说球,很多人过上了“清教徒”似的生活。比如詹俊,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应酬也不泡吧。解说界常有人收徒弟,有同行请詹俊带徒弟,他也回绝了:“这种生活需要高度自律,太辛苦,一般人做不到。”

10197e3fd095d7feef35_size71_w660_h440.jpeg

●条件艰苦:解说世界杯,从交通到住宿都得自己解决

如果说平时的联赛是耐力赛,那么欧洲杯和世界杯则是冲刺,是对解说员的一次大考。

像天空体育、BBC、ESPN等国外电视台,每场比赛前都会做好详尽的数据包,让解说整理做功课;而中国在前方的解说员不仅需要自己“备课”,甚至连交通、住宿等问题也得自己解决,一届64场比赛的世界杯,往往只靠三四个解说员就撑下来了。

张路曾在接受采访时说,2006年德国世界杯时,他和刘建宏从科隆坐火车到慕尼黑,一般德国火车不晚点,可那次偏偏被他们赶上了,本来到站后有汽车接送,但又说来不及,道路都堵了,只好挤球迷专列。赶到赛场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看台,到达时离开赛大概还有两三分钟。

a7f152f9e89317f5558e_size56_w500_h303.jpg

而在2006年世界杯上,央视前方只有刘建宏、黄健翔、段暄三位解说员,三人在德国各地奔波,过着“路上——球场——睡觉”这样的生活,最终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爆发了黄健翔的“解说门”。

5f633655dcf9e43769e6_size27_w550_h309.jpg

●避免争议:不仅让球迷满意,还得让领导满意

对很多中国解说员来说,四平八稳的说完一场比赛无疑是最安全的做法,这虽然不能给球迷留下什么深刻印象,但至少不会引来舆论上的凶猛吐槽,从而导致自己负面缠身。这些年,黄健翔的“解说门”,原PPTV解说周亮的“苏北X”,以及刘建宏的“进啦进啦进啦……”,都让他们成为了舆论炮轰的焦点。

避免争议首先要做的,就是隐藏自己的倾向。足球是一个地域性极强的运动,稍有偏颇,一定会引起另一方的强烈不满。2006年黄健翔离开央视后,“公平公正”就成为央视这些年强调最多的词儿。

詹俊算是解说圈里“公平公正”的标杆,只听他的解说,没人能发现他是利物浦铁杆粉丝。利物浦曾想邀请詹俊做俱乐部的中国大使,詹俊婉拒,原因是“我的足球评述员身份不合适”。即便如此,当詹俊解说欧冠比赛时,仍会有许多球迷指责詹俊偏向英超球队。詹俊回应说:“其实只是因为我对英超球队更熟悉。”

想要避免争议,还需要少点个人自选动作。与南美解说激情四射、欧洲解说平稳理性不同,中国足球解说员的风格并不明显。一些央视的主持人试图在世界大赛上复制南美或欧洲的解说风格,无一例外的收到了凶猛的吐槽。当然,贺炜独特的“诗人”风格是个例外。

央视以外的解说员个人风格要更明显一线,引起的争议也没那么大。当然,央视意外的主持人的个人风格也显得更高级。苏东曾在冰天雪地里口含冰块念报纸练就的独门绝技“苏东吼”,拉高了调门并强烈延续下去的劲吼:“射门——”。

而詹俊在解说中时常冒出金句:“谁敢横刀立马,唯有范大将军!”“家有鲁小胖,福气又安康。”“斯科尔斯,还是老啦,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董路的解说则被称为“相声足球”,这些甚至成为他们吸引球迷的标签。

435f3c3b67f7b0c62d37_size14_w293_h220.jpg

对于央视的主持人来说,除了让球迷满意,还要考虑领导满不满意。段暄曾在接受采访时说,当克洛泽打进第16个世界杯进球,打破历史纪录的时候,他特别想说一句话:“激情还在,青春没有完蛋。”但最终没有说出口,他说:“要是说了,第二天的标题就全是这个了。”“对CCTV评论员来说,争议从来不是褒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