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凤凰知道 > [凤凰知道]归化外援,中国才能打进世界杯

[凤凰知道]归化外援,中国才能打进世界杯

,   凤凰知道 ,  2335 人围观,  ,  下载(0)

第622期

23ff226509b9a2a738f0_size168_w1022_h706.jpg

【导语】

熟悉的对手,熟悉的剧情——在世界杯预选赛中,中国队客场0比1不敌卡塔尔队,再次面临小组赛即遭淘汰的命运——不同的是,人们看到卡塔尔队中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外国面孔,本次世界杯预选赛,卡塔尔阵容中有12名归化球员,小组赛的另一个对手,中国香港则有11位归化球员。

在当今的国际足坛,归化球员的风潮方兴未艾:先后有超过10位外籍球员穿上过德国队的球衣,法国队更是有大量北非、西非后裔。在人才流动全球化的时代,国家队要么让位于联赛而被边缘化,要么多元化以增强自身竞争力。在这样的趋势下,中国足球再不归化外援,将距离世界杯越来越远。

dc82246e4880abee63bb_size186_w562_h750.jpg

●日本足球崛起就是靠归化外援

说起归化外援就不得不说日本。日本归化外援的历史已经有50年,在这半个世纪里,不同国家的归化球员已经深入到日本国内各级别联赛、国家队,不完全统计的人数已经破百。

日本第一位归化球员是来自巴西的内尔松。1967年,内尔松从巴西来到日本,1970年与一位日本女孩结婚后加入日本国家队,并代表日本出场45场国际A级比赛,踢进了7粒入球。退役后,他继续推广巴西足球理念和文化,培养了诸如森岛宽晃、大久保嘉人等知名球星。

日本足球重返亚洲巅峰,必须向一人致敬——绰号“芥末桑巴”的拉莫斯,以他为代表的混血风潮,让日本足球的归化历史迎来成熟期和爆发时刻。拉莫斯的母亲是日本人,20岁时,拉莫斯从日本开始了自己的足球生涯。1988年申请日本国籍时,拉莫斯已经是日本足坛的明星,1989年他正式更名拉莫斯瑠伟,成为日本国家队员,他的中场组织能力独步亚洲。

1992年,拉莫斯带领日本国家队拿下亚洲杯冠军,有人评价说他的到来让日本足球少走10年弯路。也有人认为,他的成功启发了日本足协一门心思搞归化的野心。1998年世界杯赛前夕,日本队主帅加茂周不惜动用国会议员为巴西前锋洛佩斯加入日本国籍说情,最终洛佩斯代表日本队参加了法国世界杯。

除了日本,亚洲其他国家也开始重视起归化球员。在本届世界杯亚洲区预选赛中,关岛队11位首发球员,只有两名是本土球员,其余均归化自美国,关岛队也创纪录的取得开局两连胜;另一只亚洲弱旅菲律宾队归化球员多达20人,并且来自12个不同国家,这些归化球员也帮助这支鱼腩球队取得历史性的胜利。

b77da423049ae9d8fa44_size14_w314_h220.jpg

一些世界强队也没有放弃归化球员,德国、葡萄牙和意大利都拥有外籍球员加盟,其中有超过10名外籍球员披上了日耳曼战袍。曾几何时德国足球是德意志国家与日耳曼民族最完美的结合。如今波多尔斯基、厄齐尔、克洛泽这些外来力量为德国足球挥洒汗水时,并没有人为此大惊小怪。而在法国国家队里,绝大多数球员都已有外族血统。

22d220867156de448211_size20_w368_h267.jpg

●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民间也支持国足归化外援

这些年国足战绩逐年下滑,青少年基础建设也只停留于口头,认清现实的人们支持归化外援的声浪越来越高。

1949年后由于长期东西方对立,中国强烈的民族自尊心下,形成了一切都强调自力更生的意识。在体育方面五十年代还聘请苏联和东欧教练,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与外界绝缘,归化就是一个无人敢想的极其荒谬的想法。到了改革开放年代,尽管体育领域随着社会的变革已经突飞猛进,但归化球员始终是个禁区。

随着全球化,国家民族间的隔离和封闭逐渐成为历史云烟,取而代之的是种族和国家不断融合的过程。继续封闭和限制融合往往意味着落后。

2008年奥运会在北京举办时,成为中国海外兵团回家的盛会。与过去将背叛的字眼送给他们不同,这次奥运会上一句“欢迎你们回家”体现了中国人的包容和成熟。换个角度来看,中国人同样可以把这种包容留给归化球员。前两年两会期间曾有门户网站发起“你是否同意归化球员来振兴中国足球?”的投票,结果65%的网友选择“强烈支持!归化球员势在必行,在两会层面讨论更有操作性”。而在今天凌晨中国队再次负于卡塔尔后,网友评论中有不少网友再次提出希望中国也能归化外援。

9f4eadda41ba4e440657_size92_w400_h564.jpg

●归化外援打破低水平循环,中国足球才有出路

现在的中国足球,常年在低水平中恶性循环,低水平的足球难以吸引青少年投身其中,足球评论员张路就说:“中国足球现在的问题在儿童,小学没有人踢球,所以到了少年阶段不可能有人。”所以,归化外籍球员,短期内让中国足球水平有一个提高,吸引更多的孩子参与足球运动,这样才能冲破恶性循环,不仅短期内可以冲进世界杯,未来中国足球也才后继有人。

有人一定会反驳说,归化外援是急功近利,只有做好青训才是长远之道。事实上,如果当下的低水平循环不能打破,中国足球就没有长远。就如凯恩斯的那句名言:“从长远看,我们都已死去。”

8be1aa58140420c186f1_size17_w523_h312.jpg

●《国籍法》是挡在“国足归化外援”前的一道坎

不过,归化外援做起来并没有这么简单。

对于归化,难点首先是国籍问题。国际上,双重国籍是归化的捷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上承认双重国籍的国家大约90多个,剩下的国家大多是默认状态,即不承认这一群体公民的外国籍,也不因为他获得外籍而剥夺本国籍。

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不承认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所以此路不通。想要为中国效力就必须更改国籍,然而,要改入中国国籍不是件容易事。前广州恒大队外援穆里奇就是典型案例。2010年加盟广州恒大后,穆里奇因为出色表现成为呼声最高的“待归化球员”,甚至就连中央电视台也特地关注了穆里奇的改籍问题。穆里奇回答说:“事情没有实质性进展。进入中国国籍很难,之前中国从来没有过。”毕竟,要让穆里奇加入中国国籍,就必须让其放弃巴西国籍,这会对家在巴西的穆里奇造成诸多不便。

已经有人希望改变这道坎,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万安培就提交提案:“要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法》,允许中国公民具有双重国籍,对归化球员不放弃原国籍而拥有中国国籍打开方便之门,也更有利于高水平足球人才的引进。”

a89fe3b05ec2b465f81a_size37_w485_h500.jpg

●归化外援,是盘一步不能错的大棋

抛开《国籍法》,归化还面临一系列现实难题。

国际足联对于球员改变国籍的最新政策是,A国球员想要代表B国参加国际A级比赛,必须满足以下要求:1.本人出生在B国;2.父或母出生在B国;3.祖父或祖母出生在B国;4.年满18周岁后,在B国连续生活超过5年以上;5.没有为其他协会参加过国际A级比赛。

在这个政策下,被规划外援的理想年龄应该是25岁左右,这也就意味着,这名球员在20岁左右就必须来到中国赛场上踢球,这对于中超球队的引援“眼光”提出很高要求。

首先要找到优秀的年轻球员,当发现他有足够代表中国队比赛的实力后,相关部门就要开始游说工作,以免这些球员被其他国家联赛“挖角”,等到球员在中国效力满5年后,足协就可以向国际足联申请球员代表国足出场资格。这是一盘从上到下的大棋,任何一环节不能有疏忽,否则归化球员,将只是停留在纸面上的美好设想而已。

be441efe256882c68425_size36_w300_h218.jpg

有网友支招,能否进行外援“养成”?即在中国培养一批外国青少年球员,符合国际足联政策后为中国效力。这并非没有先例,2001年,曾经的大连实德队就从喀麦隆引进了24位小球员加以培养,但是非洲球员纪律性较差,时常闹着加薪而罢工,甚至还有球员作风不检点而染上性病。这次尝试最终也已失败告终,24名球员中只有极少数球员还在踢职业联赛。

除此之外,从文化归属角度来说,成年后才来到中国的外国人,想要熟悉、了解并融入中国文化,这并不是三五年可以解决的事情。忽略了文化而只是单纯考虑竞技,这样的归化能不能取得意想之中的效果,还很难说。

日本就特别注重归化球员的文化归属感,日本足协也培养了一批真正懂得日本文化、有日本足球情感的归化球员。三都主就是最成功的典型,在日本足球学校开出诱人的条件后,16岁那年,桑托斯随同家人来到了日本明德艺塾高校,学习日本文化后,改名三都主。在毕业以后,三都主开始了职业球员生涯,随后代表日本队参加了世界杯,他也是2004年日本队夺得亚洲杯的主力。

aedb57159c9a9fedf879_size38_w359_h450.jpg

如果中国对归化其他肤色的球员还心存芥蒂,那可以从海外的中国人开始。比如现在效力在中华台北队的陈昌源,原名夏维耶·陈,父亲是台湾人,母亲是法国人,而他出生在比利时。2009年,台湾足协在一款足球游戏中发现比利时有一位叫Xavier Chen的人,随后确认他有华人血统。与此同时,中国大陆也在打听陈昌源的情况,想招陈昌源进入国足。不过最终,台湾足协争取到陈昌源代表中华台北代表队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