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神吐槽 > 神吐槽:1.29亿罚金权当做广告!“黑嘴”专家怎得了

神吐槽:1.29亿罚金权当做广告!“黑嘴”专家怎得了

,   神吐槽 ,  529 人围观,  ,  下载(0)

廖英强操纵股票被罚1.26亿元,本人回应有钱交罚款廖英强操纵股票被罚1.26亿元,本人回应有钱交罚款

  1.29亿什么概念?对王健林来说,只比“小目标”多了那么一点点,于普通人而言,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巨额数字。

152586412294871733_302_1000.JPEG

  可偏偏有的人对1.29亿不屑一顾。

  据媒体报道,刚刚被证监会开出1.29亿元罚单的证券节目主持人廖英强,最近又春风满面的在“爱股轩”网站发布视频,称是“自己有钱交罚款,相当于花1亿多给‘爱股轩’做了个广告”——

  因为这件事,我应该是打了将近一点多亿的一个广告,现在几乎廖英强的一个名字应该算是家喻户晓……

  你问我廖英强跟“爱股轩”什么关系?看看这张截图就知道了↓

152586412303986923_302_1000.JPEG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廖英强被很形象地称为“黑嘴”,一“黑”闻名天下知。嘴是黑的,那得有多丑陋啊!而嘴黑的内底,是腹黑、心黑。

  廖英强的行为,证券界有个专门法律术语:“抢帽子”。简单的说,就是利用其知名“股评家”、证券节目主持人的公众影响力,在其微博、博客等公开评价、推荐股票,结果其拥趸,一些散户纷纷跟进买入,拉升股价。

152586412315380486_302_1000.JPEG

  根据游戏规则,当天买入的股民是无法在当天卖出的,而廖英强早已提前布局,在荐股前就用其控住的账户组买入相关股票,所以可在荐股后的下午或次日集中卖出、拔腿走人。那些信了他的邪的跟风者要么被套牢,要么只有割肉止损,多给廖英强当韭菜收割了。还有一种操作,就是利用其公众影响力,贬损唱衰某支股票,引致他人抛售,股价走低,他却再悄悄买入,赚取差价。

  证监会披露,至少从2015年3月至2015年11月间,廖英强操纵了39只股票,买卖交易超15亿,把散户当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152586412323496262_302_1000.JPEG

  廖英强辩称,其实自己没挣那么多钱,那些账户多是亲戚、朋友的。可网络是有记忆的,证监会查明,有多个账户的MAC地址与其账户MAC地址高度重合,而且购股资金也多数来自廖英强,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

  说是没挣那么多黑心钱,谁信?如果没有,又哪来的扬言1.29亿元罚单权当广告费的底气?就像一只肚子饱胀的蚊子,吸的都是人血;廖英强的盆满钵溢、金光闪闪,都是建立在散户亏蚀的累累白骨之上。

152586412380752160_302_1000.JPEG

  这样的“黑嘴”行为,又何止是股市有?房市里有不有?

  比如有长期写专栏、做演讲给房价唱跌的所谓知名经济学家,自己房子早就买了一套又一套,在牛市大行情里,赚了个盆满钵溢;倒是那些信了他的邪的刚需一族,今年等明年,明年等后年,就是只见房价涨,鲜见房价跌;原先钱还够付全款的,一蹉跎后来首付都够不着了,再后来觉得想赶上车都不指望了……

  其他经济领域有不有?就说去年把,曾为泛亚金融P2P项目站台的所谓著名经济学家郎咸平,和所谓著名经济学家、《货币战争》编著者宋鸿兵,不是到处被泛亚投资失败者围堵嘛!

152586412399767961_302_1000.JPEG

  专家专家,在一些民众眼里,早就成了“砖家”!

  真正的专家学者,是谦抑的,谨言慎行的,是知道自身的局限性,知道理论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距离的,他们往往谨言慎行,爱惜羽毛,为公开言论负责,避免对公众发生误导。比如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他就认为,经济现象,可以解释,可以推测;但不可以预测,更不可以预言

  可我们见惯的一些所谓“名嘴”、“专家”,却是满嘴开火车,尽放口炮。顶的是“名嘴”、“专家”的名号,干是尽是赌徒、神棍、风水师的勾当。

  这样的人,股市里边尤其多。去年初,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就痛批,有些券商的分析师“语不惊人死不休”,“预测指数能到个位”,“全球都没有券商经济学家这么预测的”,那是胆儿撑破天了!

152586412406737195_302_1000.JPEG

  要是光是满嘴跑火车,也还罢了;真有人给绕得晕头转向跟风投资之类,那就好比把身家命运和“名嘴”、“专家”捆绑到一起,结果听天由命看运气。只要是愿赌服输,那也没什么。但最可恨的,是有些所谓“名嘴”、“专家”,就像廖英强那样,不仅无知,而且腹黑无良,把散户当韭菜割,赚取不义之财。

  对于吸血吸得大腹便便的蚊子,应该怎么办?谁都知道答案,给一巴掌拍死呗!

  如今廖英强之所以还能春风满面的出现在视频里,大言不惭地称1.29亿元罚金权当是做了回广告,全然不当回事儿,无非是因“挣”的不义黑钱多违规成本低

  所以,一方面,还得建立健全相关制度,比如明确规定:从事投资咨询建议的个人和机构,严禁参与自己所推荐(或评估)的股票等的交易行为,亦不能进行关联产品的投资;任何机构和个人都不得从事两个利益相冲突的业务等。否则,严罚重处。

152586412415739022_302_1000.JPEG

  另一方面,《刑法》或其司法解释也有必要适时调整,对于类似廖英强这样的数额巨大、性质恶劣的“抢帽子”行为,除了经济处罚,还要追究刑事责任

  罪与非罪的一个基本判定标准,就是社会危害性。而像廖英强这样的故意给散户挖陷阱、下套子,获取不义之财的行为,不仅扰乱了正常的证券市场秩序,而且严重侵损了散户的财产权益;甚至因为导致一些散户血本无归,还可能引发次生社会问题,影响稳定。其危害性是不言而喻的。

  所以,只有把当“黑嘴”、“抢帽子”的违法成本抬上去,才能狠狠打击廖英强们的嚣张气焰,规范金融市场,防止类似事件发生。

152586412430319330_302_1000.JPEG

  【墙里墙外】

152586412448641871_302_1000.JPEG

  北京还能发生这种事?

152586412462236855_302_1000.JPEG

  是没那么简单、容易,但你们是人民公仆啊!

152586412476531522_302_1000.JPEG

  学了一招~~

  【互动话题】

  没啥好互动的,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于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