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今日最大声 > [今日最大声]环球时报:美国坑惨了为中东接盘的欧洲

[今日最大声]环球时报:美国坑惨了为中东接盘的欧洲

,   今日最大声 ,  2884 人围观,  ,  下载(0)

c94aa60d6b717c9c30ae_size42_w696_h409.jpg

[今日最大声]“美国作为西方的‘大哥’,遇到大事把盟友往前推,让别人挡子弹,自己在一旁敲战鼓喊口号,无论美国人怎么自圆其说,华盛顿这次在道德上都低了半格。”

“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策动或鼓励的几起战乱都使华盛顿在道义上失了分。美国已经无力驾驭有重大地区意义冲突的走向,它这个‘世界警察’做事越来越虎头蛇尾,不断打造‘政治烂尾工程’。”

——环球时报社评《美国坑惨了为中东战乱接盘的欧洲》。

d91145accbb9b5f13703_size30_w588_h288.jpg

一,“我开始有一种恐惧。世界正在翻页,而如果我不够好奇和好学,我会像一只蚂蚁被压在过去的一页里,似乎看见的还是那样的天和地,那些字。而真的世界和你无关。”

“我要跳出去的鱼缸,不是央视,不是体制,而是我已经在慢慢凝固的思维模式。”

——前央视主持人@张泉灵《生命的后半段》。如今张泉灵的新身份是紫牛基金的合伙人。

20c9f7c529533d101a1e_size82_w1024_h576.jpg

二,“我不是不被尊重,也不是不想坚守,这绝不是体制的失败!”

——据南方人物周刊,这是郎永淳在微信里给朋友的一段回复。郎永淳辞职后,关于他前途的各种揣测不一而足,有人重提“央视工资”和“传统媒体唱衰”的话题,郎永淳对此保持了沉默。

c68346f29d9b24c5eae1_size36_w620_h347.jpg

三,“上述所訴若有假话,我不得好死,若周否认,也同样不得好死。”

——8日晚,酷派副董事长蒋超再发长微博自曝与360翻脸始末。在此之前,360要求酷派支付14.85亿美金回购奇虎手中奇酷股权,或2亿多的价格交出手中的股权。蒋超在微博隔空回应周鸿祎:“我们将不会畏惧击败邪恶的任何力量,取得胜利。”

c33ac407bbe2269ab0e8_size23_w500_h361.jpg

四,“美国遇到法律纠纷都知道首先闭嘴,以免不当言论造成对自己不利的判决。奇虎360与酷派涉及十几亿美元的合同纠纷,双方都肆无忌惮现在网上互骂,不担心这样可能产生对自己不利的司法影响吗?”

——投资人@lifetime。

00245279019baa5aece1_size21_w570_h270.jpg

五,“我觉得德国不可能接收太多难民。现在已感到非常棘手,媒体的风向也在变。尤其是巴伐利亚州的基督教社会联盟(默克尔所属的联盟党派)已开始对默克尔提出批评。我觉得,最后风向会逆转,会采取一些措施,严格限制移民。如果德国经济不景气,这些难民中的大部分会被遣返。”

——据南方都市报,德国哥廷根大学教授于晓华认为,随着难民越来越多涌入,德国的舆论风向会发生改变。

9e3552444fc32d0fecd9_size39_w494_h310.jpg

六,“一个被西方警惕的大国里,有名牌大学教授以‘法西斯’这种臭名昭著的标签对本国社会进行警告,这该多么受西方世界欢迎。现在中国有少数人似乎瞄准了这种欢迎,专门生产与西方政治感受一拍即合、但与中国社会常识性经验格格不入的声音。”

“中国民众决不会支持国家走对外扩张道路,不会支持以‘征服世界’为目标的对外战争。中国社会没有这方面的口号,执政党也从未显露出有这种野心的任何迹象。”

——环球时报评论《无底线抹黑中国应为文人之耻》,作者单仁平。文章开头写道:“一篇题为《法西斯并未离我们远去》的文章以难以置信的口吻和视角‘警示’中国。该文称,法西斯有两大障碍:民主和新闻自由,而中国当下的情况与二战前的日本相似,有些管制甚至更严。不要以为这是来自西方媒体的攻击,该文是一名中国名牌大学教授自产的,近日在互联网上引起争论。”

9f6c469d74e4ebdd1255_size69_w657_h440.jpg

七,“其实,徒步方阵的阅兵训练最折磨人的不是动作,而是无尽的静止与重复。只有这样才能把25个人练成1个人,但对年轻人来说,个人化作集体的过程,是最难的。”

——据南方周末,“9.3”阅兵战车方队“总教头”余国防说。

9caea191fd22e2dad2b5_size24_w670_h376.jpg

八,“我们不是什么媒体,我就是一个买卖人”

——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在今日头条创作者大会上说。罗振宇称罗辑思维在去年共卖出了75吨大米,2000多个跳蛋,“如果到年底不出重大意外的话,我们大概在卖书方面达到1.5亿到2亿的营业额。”

7c0dd153449715bd9bda_size70_w600_h403.jpg

九,“拍到第五部,《碟中谍》确实也略显疲态,毕竟冷战结束了,似乎间谍们也没多大事可干,要么跟《飓风营救》一样救救家人,要么就跟伊桑•汉特一样开始戮力对付内鬼——007系列也有这个趋向,间谍组织本身的合法性已经成为核心矛盾,走到这一部,伊桑•汉特跟詹姆斯•邦德面临的问题骨子里其实是一样的。”

——影评人@图宾根木匠《碟中谍:换药不换汤,要命不要脸》。《碟中谍5》昨日正式在内地上映。

c70f5b766f2170257640_size23_w500_h359.jpg

十,“兄弟,你的眼睛告诉我,你正在折寿。我就在这里,采访什么时候都可以做。你先回去吧,多陪陪孩子,休息好再来。你的命应该留给家人。”

——9月5日上午,澎湃新闻记者鲁海涛按照约定去采访钢琴大师孔祥东。他一个人把摄影灯、摄像机、录音设备,以及各种架子拉过去,一一布置好之后,穿着一袭黑衫的孔祥东走了进来,坐定,采访开始。刚说了几句,孔祥东突然问:你的脸色太差了,浑身虚肿,几天没睡了?鲁海涛回答,最近工作忙,连着几天熬夜。孔祥东流下眼泪,拉着鲁海涛的手说了上面这段话。说完,孔祥东紧紧拥抱了记者,离开了采访现场。事后,有记者就这次不成功的专访采访了鲁海涛,鲁海涛说:“我觉得他说的好有道理,让我无言以对。”

d1eda37d7e70d220d8dc_size32_w440_h397.jpg

十一,“摇滚已死?说这话的就是不负责任,没有人告诉他们就是行尸走肉,他说死就死?让他们闭嘴!现在还有很多年轻人在努力,这个结论不要影响年轻人。我五十一岁了,但还在做努力,就是有责任。别说话就跟放屁似的!”

——9月8日,臧天朔正式与香港星光国际签约。发布会上,他说自己并不认同“摇滚已死”的言论。

5ba5b29e3e1520d9ac39_size49_w550_h309.jpg

十二,“一些电视剧导演,不会定服装。具体某场戏演员是穿制服还是便服,总是搞错,导致剧情很奇怪。比如军统特务在家跟老婆孩子吃饭穿美式军装,土匪穿了统一制服,原因有三,一、对剧本不熟;二、没文化;三、制服做多了。”

——编剧@汪海林。

742e5aff85084b00bbaf_size82_w1000_h577.jpg

十三,“人们如果能够认识到‘朋友圈里的大婶儿大叔亲妈亲爸发小同事怎么那么傻/没有觉醒/愚昧/……’这样的想法折射的是‘自己正是平常大众中一员’的状态,也许微信微博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这些产品不少得益于‘只有我表面痛苦实际优越状的醒着’的心理”

——网友@Stanford于洋

fdf497ae942ec8919523_size130_w900_h613.jpg

十四,“二年级开学不久,就是我的生日了。记得那天,祁县的天空瓦蓝瓦蓝的,坐在那里听课的我,心思早飞到晚上的那碗鸡蛋面里了。到了下午的时候,校长突然慌慌张张地冲进教室,急促地对着学生们喊:哭,快哭。孩子们都懵掉了,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两三分钟后,几个女生先哭了起来,接着男生也开始抽泣,全班哭声一片,我的心里正乐开了花,但看大家都哭,便也哼唧哼唧,居然挤出了眼泪。又过了一会儿,207所的几辆军车开进小学,我们都被装上车,拉到县中心广场。在那里,我吃惊地看到,满广场乌秧乌秧的都是悲痛欲绝的大人,黑布白字的大标语条遮住了整个天空,大喇叭里一遍一遍地播放着沉痛的音乐。”

——财经作家吴晓波《我对这个国家的公共记忆从1976年9月9日开始》。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