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轻松 > 易百科 > 难民为什么往欧洲跑?

难民为什么往欧洲跑?

,   易百科 ,  3712 人围观,  ,  下载(2)

  从北非、中东汹涌而来难民潮,可能是最近欧洲最头疼的问题之一。

  近几年,由于战争、政治和宗教迫害等各种原因,加上今年北非局势动荡,导致一大批难民背井离乡、涌入欧洲,掀起了欧洲自二战以来最大的难民潮。

  据欧盟边境机构Frontex统计,今年1至7月已经有34万移民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欧洲。期间虽然偷渡的惨剧频发,但依旧无法阻止一波又一波难民潮,这让欧洲一些国家感到疲于应对。

  那么,这些难民为什么削尖了脑袋都要往欧洲跑?

  难民眼中的“乐园”

  事实上,欧洲附近的北非、西亚、中东等地区自二战后一直有或大或小的动乱,期间都陆续有难民出逃到欧洲寻求庇护。但这几年由于战乱频发,加上伊斯兰国的宗教威胁和独裁政治迫害,掀起了一拨前所未有的难民潮。

  这一次,逃往欧洲的难民主要来自中东和北非,其中以叙利亚(38%)、阿富汗(12%)、利比亚和伊拉克的最多。纵观这些灾难频发的地区周边,欧洲可以说是离它们最近的“乐园”。

难民出逃路线图

  其实从地理因素上说,大多数难民的首选避难所并不是欧洲,而是它们邻国。据统计,自叙利亚冲突爆发以来,其邻国黎巴嫩目前已接纳了约120万名叙利亚难民,而黎巴嫩总人口为450万人,难民和本国平民的比例接近1:4。而同为叙利亚邻国的土耳其也不轻松,其副总理贝希尔•阿塔莱早在去年就宣称境内难民高达百万。

  对此,土耳其政府早在去年就采取了措施,在边境部署了防暴军队,甚至让士兵用高压水枪阻止难民入境。而今年1月,黎巴嫩也实行了新的入境政策,原本只需要出示身份证就可以入境的叙利亚人被首次要求实行签证入境,大量限制了难民的流入。

土耳其军队在喷射高压水枪

  邻国的不堪重负和政策限制,让难民不得不把目光放向附近的欧洲。只要跨越地中海到达意大利,或者登陆希腊,走马其顿-塞尔维亚-匈牙利这一条偷渡客的“黄金路线”,就可以一路北上,深入欧洲。

  有趣的是,这些难民的来源国中还包括少数落后的南欧国家,比如阿尔巴尼亚和波黑。对于这些国家的人民来说,北欧、西欧等发达地区是更好的归宿。

“黄金路线”

  而对于所有的难民而言,发达国家汇聚的欧洲是他们心中的乐园,那里远离贫穷、战乱和政治独裁。

  拥有人道主义传统的福地

  作为世界上最富有、最和平的地区之一,欧盟成员国一直认为自己有庇护受迫害者的职责。根据联合国的《难民地位公约》,各国都有收留难民的人道主义义务,而有人道主义传统的欧洲是一直是坚定的履行者。

  二战后冷战铁幕形成,部分来自东欧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非法移民涌入欧洲。在当时的冷战思维下,欧洲人把这些移民都看作“政治难民”,认为这些人是不堪忍受“独裁统治”,渴望“自由民主”才来到欧洲,因此给予了极大的热烈欢迎。这些“政治难民”不但给了欧洲民主政治和人道主义的优越感,还促进了战后的经济重建。

战后欧洲的废墟

  其中又以德国最为热情。为了补偿二战时纳粹的暴行,德国政府和人民主动担任起欧洲的人道主义“小队长”,在战后奉行了宽松的难民政策。即便到了70年代欧洲各国普遍收紧政策时,德国依旧受制于二战历史的因素,坚持宽松的难民政策不动摇。

  拥有人道主义传统且民主健全的欧洲,对饱受政治迫害的难民无疑是巨大的诱惑。

列车上的难民

  在这一次难民潮还未高涨前,欧洲对难民的态度还是很友好的。在德国巴伐利亚州,一名叫Sven的司机在驾驶载满难民的公交车时还用小喇叭大声地说:“欢迎来到德国,欢迎你们来到我们国家”,并获得了满车难民的掌声。一位来自加纳的难民母亲还为自己在德国出生的女儿取名安吉拉•默克尔,因为她觉得德国首相默克尔是一位“非常棒的女人”。

  不过,这种人道主义传统目前似乎成了奢侈品。德国东部的新纳粹主义分子袭击了当地难民住所,瑞典的反移民政治党派现在大受欢迎,匈牙利甚至已经筑起了高墙制止难民的涌入,这些的行为似乎都在给欧洲的人道主义传统重重“打脸”。

  经济发达的共同体

  无论是正常移民还是寻求庇护的难民,经济因素都是一项根本的推动力。从这个角度来看,经济移民和难民的界限并不清晰。

  相对于贫穷落后或者经济被战争击垮的国家,欧洲拥有较好的工作机会和经济收入,给予难民的福利也很诱人。比如在法国的难民每人每星期可以得到56.62欧元的生活费,而德国、瑞典和英国的待遇则是35.21、36.84和36.95欧元,这对当前流离失所的难民无疑有致命的吸引。

  而且欧洲许多国家都有鼓励“客工”的历史。二战后由于劳动力短缺和人口增长缓慢,西欧发达国家相继签署各种劳工协议引进外来劳工,其中就包括经济上较为落后的东欧和南欧移民。

  另一方面,欧洲部分国家签署的《申根协定》对难民而言是很好的避难政策条件。

  《申根协定》原本是为了方便内部人员交流和货物流通,推动欧洲一体化和欧共体内部边界的取消所制定,但同时也方便了难民在申根区的流动。协定规定,申请人获得任一协议国的签证便可在有效期内在所有申根国自由旅行,同时相互开放边境,不再对协议国公民进行边境检查等。目前申根区已囊括26个欧洲国家。

  对难民而言,这意味着一旦成功获得任一个申根国家的签证,就可在“申根领土”内自由通行,在更大范围内寻找合适的避难所。比如难民在抵达位于申根边境的匈牙利后,便可通过当地政府的批准继续北上,自由地进入其他25个欧洲国家。虽然协定规定难民到达每一个国家都要登记,但在申根区内逃避管制并非难事。

  在目前巨大的难民潮压力下,首当其冲的匈牙利已经无力承受《申根协定》带来的“福利”,不得不在边境建起隔离墙防止难民涌入。

  其实早在难民潮初现时,修改该协定的议题就已经被提出,而难民潮的高涨则让呼声更盛,意大利右翼政党早在5月就呼吁取消边境检查,法国国民阵线党领导人在巴黎年初发生恐怖事件后就要求暂停申根政策。

  为了解决难民潮这一棘手问题,欧盟今年5月公布了“难民配额清单”,根据各国的领土大小和经济情况做出了难民安置分配,希望通过“团结一致与责任公平分配”原则来平衡和协调各国的责任。然而该清单中的“强行摊派”、“自愿原则”的规定引起了很大争议,到现在各国依旧争执不下,未能达成统一协定。

  不过在黎巴嫩和土耳其都已收容了百万难民的情况下,欧洲作为人道主义传统深厚的发达国家,应该有主动承担难民安置工作的责任和自信。要知道,人均收入只有欧盟五分之一的坦桑尼亚近十年来已经容纳了来自刚果和布隆迪的成千难民。欧盟有理由、也应有信心通过内部协调完成安置难民的工作。